上官師傅
風水傳奇

再造上海灘:中國的香奈爾

上官師傅上海灘“和她所代表的中國文化和生活風格,也許是中國本土奢侈品牌國際化的開端

在大廈樓頂,模特身穿精緻的東方情調服裝,和周圍暗色調的工業化樓宇形成強烈反差,麗人華裳的背後最遠方是一抹黃浦江的燈火輝煌。這是一個新的 摩登中國嗎?

時尚品牌”上海灘“(ShanghaiTang)2007年第三季的形象廣告,整體看來,從化妝、造型、設計,幾乎都無可挑剔。數年來,雖然很 多中國品牌以復興本國時尚業為己任,愈來愈多的模特和設計師開始在巴黎和米蘭時裝展初綻頭角,但被認為最有希望成為第一個發端於中國的奢侈品牌,正是起源 於香港的”上海灘“。

1994年,香港慈善家鄧肇堅爵士之孫鄧永鏘(David Tang)創辦了”上海灘“,以手制旗袍為賣點,裁縫隊伍高手雲集,光是香港最早一 批老師傅,健在的15人就有9人被延攬。”上海灘“這個名字本身就能喚起上世紀30年代老上海的優雅和魅力印象,讓人想到身著旗袍的大家閨秀或小家碧玉們 婀娜多姿的身影,一如王家衛的電影《花樣年華》。

在成立的第一年,”上海灘“獨特的魅力就吸引了超過100萬的來訪者,短短數年就擁有了十幾家旗艦店。鄧永鏘表示,”上海灘“是將中國五千年的 傳統與21世紀的時尚相結合的產物。她擅長從中國傳統文化中汲取靈感,大量運用刺繡、包邊和盤扣等傳統服飾的特點,具有濃郁的中國情調,最有名的是改良式 現代旗袍、唐裝和馬褂。中國的服裝商已不再惟西方口味馬首是瞻,而是將古風和潮流結合起來,形成自己的獨特風格。

2000年,鄧永鏘將”上海灘“多數股權出售給世界第二大奢侈品集團曆峰(Richemont),從此逐漸走上了世界頂級品牌之路。這家瑞士集 團擁有卡地亞和登喜路。而在現任執行主席雷夫逸(Raphaelle Masne)的帶領下,”上海灘“由原先的純粹中式風格轉變為中西合璧,並制定了世 界級奢侈品的定位。

法國人雷富逸在香港居住了十多年,習慣于穿唐裝,相信風水,甚至很少提及那個起源於幾百年前西班牙貴族祖先、饒口冗長的法文原名。在”上海灘” 之前,雷富逸負責卡地亞在英國的業務,又擔任了伯爵表亞太區總裁。就在要回到歐洲升任伯爵表CEO之前,他突然做出了一個讓朋友們都認為他”瘋了”的舉 動:”我找到集團老闆說我知道你下面有一個’上海灘’的品牌,發展的狀況不太好,我想試試。至於我為什麼要做,是因為在2001年還沒有多少中國人願意和 能幹好中國奢侈品牌。”

上海灘雷富逸篤信風水

他敏銳地看到了幼年時代的”上海灘”已經具備的種種”利好”:東方美學正在重新影響西方世界,中國變成了一個造夢工廠;數千年的傳統文化蘊涵著 巨大的品牌資源,精工細作輔以時尚品味,”上海灘”代表中國的文化和生活風格,也許正如《商業週刊》所預言,會成為中國的”香奈爾”;幕後金主曆峰集團實 力雄厚,通曉時尚業一切規則,可以源源不斷支援這個”中國的時尚嬰兒”。

看上去前景樂觀,但是六年前的”上海灘”更像是西方人想像中的中國概念,混雜而俗氣。雷富逸覺得那時候的ShanghaiTang”只能算個商 店,不能叫品牌”,是個外國遊客買紀念品的地方,沒有人會真正穿它們。上班第一天,雷富逸翻遍目錄也找不到自己可以穿著去正式場合的衣服,”我們的設計有 問題。中國設計要想被世界所接受,必須能讓人們在商務餐時與自己的上司坐在一起。”同樣令人心焦的是當時的經營方式,”公司的運作管理與大型蔬菜商幾乎沒 有區別”,耗資巨大的紐約麥迪森大街的分店在短暫紅火後被迫關門。

雷富逸請來了中國血統、新加坡裔的美國設計師Joanne Ooi來徹底改造”上海灘”。對於這個眼中”看著古怪,像狄斯奈樂園一樣一輩子來一 次就足夠的地方”,她大刀闊斧地提出了一個觀點:”設計出來的衣服不能配牛仔褲穿,那就不是成功的設計”。ShanghaiTang的細節是中國的,風格 卻是摩登和國際化的,注重當季流行元素,同時力推原創。立領、盤扣、繡花的運用顯得有節制而恰到好處,其量身定制服務堪稱”皇室標準”:在以老上海為主題 的工作室,由老師傅陪同顧客挑選布料,測量尺寸,通常製作週期達7-10天。Joanne Ooi坦言合適的國內模特非常難找,她先後發掘胥立文和杜鵑代 言”上海灘”,”她們有一種古典的美,同時又性感”。

如今,”上海灘”已經成為全球中裝第一品牌,在紐約、倫敦、巴黎、東京等十幾個時尚之都攻城掠地,以中高收入女性為目標市場,陸續開發了男裝、 童裝及年輕系列。除了高級成衣,還有配件、禮品、傢俱和家居飾品等延伸。在其產品上不僅能看見字畫、京劇臉譜、遊牧民族、紫禁城等中國元素,還非常現代。 在2005年”上海灘”題為”紫禁城”的秋冬系列時裝發佈會上,就推出了一襲綴滿超過9萬粒施華洛世奇水晶的長鞣皮革大衣。

與”中國製造”類似,”中國創造”也缺乏響噹噹的品牌。中國如何打造自己的奢侈品牌並走向世界,按麥肯錫大中華區主管高安德的說法,一是採取混 血方式,與西方企業”聯姻”,像聯想收購IBM PC,時尚企業家Silas Chou將英國經典名牌Asprey收入旗下;一是加強與學術界的聯繫, “上海灘”就跟中央美院合作,希望培養本土人才。

“有很多品牌在模仿ShanghaiTang的中國化時尚風,但是沒有原創,不會有競爭力。”Joanne說。在”解構旗袍”的選題中,學生們 表現了束縛、香豔、曲線、花瓶、電影符號甚至色情、陰暗等感受,有兩位元畢業生的現代旗袍作品加入了”上海灘”成衣系列裏。

作為創意總監,Joanne協調手下15人的設計師團隊(一多半是中國人,有些是義大利、法國、西班牙人),把握主題,構建風格。打造”中國新 形象工程”,難點在於要用時尚王國的通用語言來翻譯中國符號,結合美和實用,”把知識和經驗轉化成想法和創意,來挖掘和表現中國文化裏充滿意味的不同側面 的美。”其令人讚歎之作不少:白蓮花造型香燭、閣樓形狀的酒塞、帶瓜皮帽的烏龜玩具、京劇臉譜撲克、和MOTO合作手機套、宮廷首飾匣子被設計成雪茄保養 盒、金屬香檳桶上的盤龍圖案;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以薑花為主調推出的品牌香水,運用的意象是大紅喜鵲梅花漆窗。

運用超強的翻新能力,”上海灘”幾乎把人們生活中的全部用品巧妙融合了中國色彩。一點新,一點舊,一點靈光,一點經典,就構成了今天的”上海 灘”。Joanne Ooi作為惟一的中國品牌代表入選”亞洲十大年輕時尚創意才俊”。中國太多文化積澱需要通過藝術的眼睛”起死回生”——美國大都會博 物館在熱賣用古羅馬銀幣圖案設計的袖扣,盧浮宮把館藏油畫裏的首飾重新設計上市,如何融合古韻和現代,是一個世界話題。

進入迅速擴張期的”上海灘”加強了本地經營,今後一年,將再開5家分店,在奧運會之前,整個中國的門店數達到17家。雷富逸說:”中國也許需要 20年去走自己的時尚之路,20年前日本一樣沒有設計師為人所知。20年足夠從無到有,創造出一個中國的阿瑪尼。”他滿懷憧 憬,”ShanghaiTang要表現一個全新的、摩登中國的形象,一個從悠久歷史破繭而出的中國,一個在21世紀美麗非凡的中國。”

或許,中國離擁有自己的奢侈品牌並不遙遠。”上海灘”也提醒了人們有必要重新學習已經丟失的東西,比如正確的”富貴”生活和態度。鄧永鏘是個活 躍的社會活動家,從查理斯王儲、希拉蕊、尼古拉斯·凱奇到卡斯楚,”幾乎認識世界上所有的名人”。2003年”非典”過後,中國推廣使用公筷,鄧永鏘 說,他見過一張慈禧太后獨自進膳的照片,滿當當的席面上每碟菜都有一雙專用的筷子,”想想看,那是怎樣的奢華?”

 3,195 Posts 0 Comments 412005 View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