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門遁甲

預測人生機遇

凡預測一個人的先天素質和後天大的機遇,可以通過其出生時間的奇門格局進行分析,一般以日干落宮為本人。在家庭,以年幹為父母,以月幹為兄弟姐妹,以時幹為子女;在社會群體,以年幹為上級領導,以月幹為同事朋友,以時幹為下級群眾。以九星為天時,以八門為人事,以九宮為地理,以八神為自然力量,結合時令和落宮分析其旺相休囚,結合格局分析其機遇好壞,通過五行生克制化分析其吉凶禍福。

凡預測一個人近期機遇和行運,可以通過問測時間的奇門格局進行分析,一般以日干為本人,結合年命落宮,綜合判斷之,也可以結合來人落宮方位,幫助判斷之。

《奇門遁甲秘笈大全》裡的預測人生經驗:

古文第一段:

其法先明戴九履一,細尋接氣超神,八門配合九宮,九宮要帶三奇。

年月日時要旺相,八門九宮須推移。

離宮頭面,幹艮兩足;肩耳在於坤巽,震兌左右胸襟,坎為陰腎,中為心腹。

解說:

第一段主要講奇門的定局和起局,以及九宮格與人體的對應關係。

“其法先明戴九履一”,是說要掌握奇門測人生的方法,首先要弄明白奇門九宮格的原理。”細尋接氣超神”,是講其次要弄明白一年二十四節氣、六十甲子干支系統與奇門用局的關係,搞清楚什麼時候超神,什麼時候接氣,這仍然講的是用置閏法定局。我提倡用拆補法定局,既簡捷又符合自然規律,當然就不存在超神接氣的問題了。

“八門配合九宮”,這是講的起局,要按奇門起局的方法,把九星、八門、八神都配到九宮之中。

“九宮要帶三奇”,這是提綱挈領地講九宮形成的主客狀況和吉凶格,最好要帶有乙、丙、丁三奇才為吉。

“年月日時要旺相”,是說年、月、日、時是綱領性的主要用神,用神旺相才為吉。

“八門九宮須推移”,再以門為主來看人生的吉凶禍福及其推移變化。九宮與人體部位的對應關係是:離9宮代表一個人的頭部和面部。幹6宮和艮8宮分別代表一個人左右兩條腿和足部。左右兩個耳朵、兩條胳臂和肩膀分別由坤2宮和巽4宮來代表。震3宮和兌7宮分別代表一個人的左右胸襟部位。坎1宮代表男女的陰部和腎、膀胱系統。中5宮代表一個人的心臟和腹部。

古文第二段:

年幹父母,月幹兄弟,日干本身,時幹子女。

推及妻妾,但看乙丁之落宮;若問夫君面首,庚丙二幹定不移。

要詳細其強弱,即能決其榮枯。

旺相得奇,且富且貴;死囚墓絕,極賤極貧。

解說:

這段主要講如何取用神,以及對用神的基本看法。

“年幹父母”,是說在預測一個人的家庭狀況時,以年幹落宮代表其父母,如果求測者先問父親情況,則該年幹代表其父,以年幹相合之幹代表其母(比如年幹是辛,則以丙代表其母;年幹是己,則以甲即值符代表其母);同時,還可以幹宮代表其父,以坤宮代表其母,從多重用神角度綜合判斷。

“月幹兄弟”,是說在預測一個人的家庭狀況時,以月幹落宮代表該人兄弟姐妹的情況。

“日干本身”,即以日干代表求測者本人的情況。

“時幹子女”,即以時幹落宮代表該人的子女狀況。如果是預測一個人在工作單位、在社會生活中所處的狀況,則以年幹為上級領導,以值符為頂頭上司,以值使為頂頭上司中的副職,以月幹為同事、為同行、為朋友、為競爭者;以時幹為下級、為群眾、為小人、為其所飼養的寵物;等等。

“推及妻妾,但看乙丁之落宮”,如果要預測妻子的情況,就看乙奇落宮狀態;如果要問妾,舊社會一夫多妻制,現在是一夫一妻制,但仍有”包二奶”或”養情人”、”小蜜”等情況,就看丁奇落宮狀態就行了。這都是從男人角度講的。

“問夫君面首,庚丙二幹定不移”,這又是從女人角度講的。如果一個女人要問測丈夫的情況,就以庚為用神;如果一個女人要問”面首”(這大約是從唐代武則天時代才出現的專用名詞),即女人”養的漢子”、”男情人”、”男童”、”男妓”,則以丙為用神。以上是基本用神,還可同時以求測之人的”日干”相合之幹,為其配偶情況。還可進一步以男女雙方的年命落宮來觀察情勢。

“要詳細其強弱,即能決其榮枯”,這是說,確定用神之後,還要仔細分辨其旺相休囚,才能判斷其榮耀發達,還是枯萎困頓。

“旺相得奇,且富且貴”,如果用神旺相,又臨三奇、吉星、吉門、吉神、吉格,自然是富貴之命。

“死囚墓絕,極賤極貧”,如果用神死囚墓絕,又臨凶星、凶門、凶神、凶格,自然就是極賤極貧的命了。

古文第三段:

格局要分輕重,命運驗其得失。

未佈局先著孤虛旺相,即開口必辨天地乘時。

太白入乾坤,父母早年淪沒;若臨兄弟宮位,手足竟是仇敵。

日奇被刑,莊生嗟歎;時幹逢之,鄧通無兒。

解說:

從這一段開始講如何分析奇門格局。

“格局要分輕重,命運驗其得失”,意思是說,要根據奇門格局的好壞、旺衰、吉凶程度,來判斷一個人的命運是發達還是多蹇,是順利還是坎坷,是成功還是失敗。

“未佈局先者孤虛旺相”,意思是,在尚未看用神的具體格局以前,首先要看用神的孤虛和旺衰。用神逢空亡為孤,落空亡對沖之宮為虛。旺衰一是指用神按寄生十二宮來分析旺衰,二是以月令為綱來分析其旺衰。

“即開口必辨天地乘時”,也就是說預測師從一開口就必須分辨用神得不得天時、地利、人和與神助的基本狀況。

“太白入乾坤,父母早年淪沒”,太白金星指的是十天干中的庚。我在書中和本面授資料中一再講,奇門遁甲是以甲與庚這一對矛盾,來模擬萬事萬物對立統一的客觀規律,對以甲為中心為我方來說,庚是最凶之神,所以多數情況下遇庚都不吉利。這裡就是講,無論在測近期運氣還是測終身命運的奇門格局中,如果是庚落幹宮,則往往該人的父親早年去世(庚落天盤、地盤都算,可能落天盤的應驗率更高一些);如果是庚落坤宮,則往往該人的母親英年早逝(庚落天盤、地盤都算,可能落天盤的應驗率更高一些)。

“落臨兄弟宮位,手足竟是仇敵”,是說如果太白金星庚落入月幹所在的宮位,兄弟姐妹之間互相疏遠、隔閡,甚至矛盾激化,好象仇敵一樣。

“日奇被刑,莊生嗟歎”,日奇就是乙奇,在奇門中代表妻子。被刑,就是遇上太白金星庚,乙+庚,庚+乙均為刑格。本來乙與庚相合為夫妻,如果分別落在兩個宮中相生則吉,落入一個宮中,一個在天盤,一個地盤反而不吉,反而容易相互刑克,因為庚金克乙木,所以對乙奇、對妻子不利,輕則妻室經常鬧病、身體不好,重則妻子早亡,使丈夫嗟歎不已。莊生指春秋戰國時道家學派的第二號人物莊子,本名莊周,相傳他中年喪妻,妻子死後,他敲著盆子嗟歎歌詠。明代馮夢龍有一篇小說叫《莊子鼓盆成大道》記述演義此事。這裡是借用莊子喪妻的典故,說明乙奇遇庚,往往妻子會遭到傷害的情況。

“時幹逢之,鄧通無兒”,是指時幹加庚,或庚加時幹,因為時幹在六親中代表子女,所以如果遇到這種情況,即使日干主人好象漢代負責鑄錢的大富翁鄧通一樣,廣有田宅、財富和妻妾,但往往也沒有後代,特別是難有兒子來繼承他的產業。

古文第四段:

生門產業,要得三奇。成敗分於內外,生克決其得失。

生門太白,逢沖陷,背祖離鄉之客;被沖克,售盡祖父舊園。

生在外而身在內,必遷居而發富;身在外而生在內,縱有祖業亦難留。

身生二宮俱在內,安享僕馬之福;身生俱在外宮,遠方創業之人。

解說:

這一段主要講如何分析判斷一個人的財運。財為養命之源,有財才能算命好,這是人生命運的基礎。有了財,才能受教育,提高文化修養,學到高科技知識。財能生官,有了財也就有了官,有了事業,有了在社會上立足的名譽和地位。所以,看一個人的命運,首先要看他的財運。在奇門中就以生門來代表產業、代表財運。

“生門產業,要得三奇”,是說生門代表一個人一生的財運和產業,最好是落宮要旺相,又得三奇、吉星、吉格、古神。

“成敗分於內外,生克決其得失”,這是說,一個人財運、產業的大小得失,既要從奇門格局中的內盤、外盤來分析,又要看與日干的生克關係。下邊就是從這兩方面做的進一步分析。

“生門太白逢沖陷,背祖離鄉之客”,是說,如果生門臨庚落宮沖克日干之宮,此人必然背祖離鄉,做客在外地。因為生門既代表產業、財運,又可代表一個人的出生之地、祖籍、祖業,現在遇到庚這個阻隔凶神,又沖克日干,所以此人必然在老家待不住,守不住祖上產業,只能背祖離鄉,到外地去流浪,去尋求發展。

“被沖克,售盡祖父舊園”,上邊一句講的是生門與庚沖克日干,現在反過來,如果是日干沖克生門與庚的落宮,則主該人主動將祖上留下的產業、房屋、庭院賣光售盡,必然是個財家子。”生在外而身在內,必遷居而發富”,是講生門落在外盤,而日干本身落在內盤,這種格局說明他的產業、財運在外邊,所以必須離開本地,遷居外地或外國才能發達富裕起來。

“身在外而生在內,縱有祖業亦難留”,是說日干本身落在外盤,而生門落在內盤,這種格局,表明即使祖上有產業可繼承,也留不住他。

“身生二宮俱在內,安享僕馬之福”,是說,日干本身與生門二者都落在內盤宮,既有祖業可繼承,又得父母、祖上家族各種人的庇護和照顧,再加上自身的努力,自然可以安然享福了,既有僕人伺候,出門又有車坐。

“身生俱在外宮,遠方創業之人”,是說,日干本身和生門都落在外盤宮,則必然要離開出生地,到遠方外地甚至外國去創業立家了。

古文第五段:

日值孤,時值虛,少年無依;時落孤,目落虛,老後鰥獨。

命被沖克,乞食道路;日臨墓絕,難釋愁眉。

解說:

這一段進一步從年、月、日、時這些綱領性用神來講人的命運。主要是講命運不好的格局。古人在四柱命理學中曾有這樣的比喻,即把一個人的一生比作一棵樹木、一棵花草一樣,而年、月、日、時分別為其根、幹、花、果,即年柱為根,月柱為幹,日柱為花,時柱為果。

“日值孤,時值虛,少年無依”,是說,如果在四柱奇門局中,日於落入空亡之宮,時幹落人空亡對沖之宮,這個人必然少年時代命運不好,無依無靠,得不到父母的庇護。

“時落孤,日落虛,老後鰥獨”,是講,如果四柱奇門局中,時幹落入空亡之宮,日干落人空亡對沖之宮,則這個人必然到老年鰥寡孤獨,得不到子女的贍養和照顧。

“命被沖克,乞食道路”,是說,年命為根,如果年幹落宮被生門、被日干或時幹沖克,這個人好象一棵花木失去根基一樣,難免四處漂泊,甚至會乞食道路。

“日臨墓絕,難釋愁眉”,是說,如果日干落入墓絕之地,則可能一生不順利,經常處在愁眉不展的困頓狀態。

古文第六段:

財官生旺,蓋因飛烏跌穴;鼇頭獨立,必得青龍返首。

天輔旺相得奇門,文明翰苑;天沖旺相得奇儀,威鎮邊疆。

天禽位鎮中宮,得奇門,百官元首;英星右弼合吉格,鼎鼐元勳。

天柱合式直言諫議。天心入垣醫藥最良。任為左輔,司農之職。

天芮不可得地,逢奇門曹董之流。蓬星位鎮北垣,得奇門叛君之賊。

解說:

第五段主要講命運不好的格局。這一段則反過來,講命運好的種種格局。主要是從九星角度來講。

“財官生旺,蓋因飛鳥跌穴”,是說,一個人之所以一生財官兩旺,發達榮耀,是因為他的日干臨著飛鳥跌穴(即丙+戊)的格局,或者生門、開門宮臨飛鳥跌穴的吉格而生助日干宮。

“鼇頭獨立,必得青龍返首”,在舊社會如果一個人能考中狀元,考中進士,金榜題名,必然是出生格局中日干得青龍返首(戊+丙)的吉格,或天輔星臨青龍返首吉格而生日干宮。在舊社會是”學而優則仕”,當了官自然就有權有勢也有了錢。所以,無論是戊+丙還是丙+戊的吉格,都有利於升學、升官與發財。在今天,則要變通使用,靈活判斷。

“天輔旺相得奇門,文明翰苑”,是說,如果日干臨天輔文曲星,天輔星落宮或月令旺相,又得三奇、吉門、吉格,則必然在文化科技教育事業上有成就、有名氣。

“天沖旺相得奇儀,威鎮邊疆”,是說,如果日干臨天沖星,天沖星又旺相,又得三奇、吉門、吉格,則可能成為威鎮邊疆的武官將領。

“天禽位鎮中宮,得奇門,百官元首”,是說一個人的日干或年命臨天禽大吉之星,天禽星本是位鎮中宮之星,如果旺相,又得三奇、吉門、吉格,則可能成為百官的元首,即國家的總統、主席、總理等一把手。

“英星右弼合吉格,鼎鼐元勳”,是說,如果一個人的日干臨天英星(又名右弼星),天英星旺相,又得三奇、吉門、吉格,則此人可能是開國元勳或支撐國家的棟樑大臣。

“天柱合式,直言諫議”,是說一個人日干如果臨天柱星,天柱星旺相,又得三奇、吉門、吉格,則此人可能是朝廷中的言官,如諫議大夫之類,在今天就可能是紀檢、監察部門或人大、政協的官員。

“天心入垣,醫藥最良”,是說一個人的日干如果臨天心星,天心星旺相.又得三奇、吉門、吉格,則除了他也是領導幹部以外,則還可能是著名的醫生、醫學家、衛生部門的官員。

“任為左輔,司農之職”,天任星又名左輔星,如果日干臨天任星,天任星旺相,又得三奇、吉門、吉格,那在舊社會就是大司農,在今天也是負責農林水利等方面的官員,如農業部長、林業部長、水利部長、廳長、局長等。

“天芮不可得地,逢奇門曹董之流”,天芮星是顆凶星,主貪婪狠毒,如果日干臨天芮星,休囚廢則無妨,如果天芮星旺相得地,也得三奇、吉門、吉格,這個人也會地位很高、權勢很大,但難免成為曹操、董卓一類的奸雄人物。

“蓬星位鎮北垣,得奇門叛君之賊”,天蓬星本是北方坎宮的一顆凶星,且膽大妄為,又聰明狡詐,如果日干臨天蓬星,天蓬星休囚廢尚無妨,如果天蓬星旺相得地,又得三奇、吉門、吉格,則可能成為背叛君主的盜賊首領。

古文第七段:

開門有奇,應是文職。傷門得令,定系虎臣。

生門得奇,石崇富足。景門合局,丹天文明。

驚門入式,好辯之人。休門合奇,禮賓首長。

杜門得地,保密軍警。死門得奇,職在司刑。

解說:

第六段主要從九星角度講,第七段主要從八門角度來講。八門代表人事,與人所從事的職業關係最密切。

“開門有奇,應是文職”,是說,奇門格局中如果日干臨開門,又得三奇,應是文職官吏。

“傷門得令,定系虎臣”,如果日干臨傷門,又得三奇或旺相得令,一定是個武官。

“生門得奇,石崇富足”,如果日干臨生門,生門又得奇或旺相得吉格,則該人一定會像南北朝時有名的大富豪石崇一樣富足。

“景門合局,丹天文明”,是說,如果日干臨景門,景門落宮又旺相得三奇、吉格,則此人一定會在文化事業上有成就,成為著名的作家、畫家、書法家、科學家或教育家等。

“驚門入式,好辯之人”,如果日干臨驚門,驚門又旺相得奇,則此人可能能言善辯,會是一位外交家、教師、歌唱家、律師等。

“休門合奇,禮賓首長”,是說,如果日干臨休門,休門又旺相得三奇,在舊社會可能是禮賓司的官員,在今天就可能是各級領導機關中負責迎來送往和為首長服務的官員,如秘書長、辦公廳主任、機關事務管理局局長等。

“杜門得地,保密軍警”,如果日干臨杜門,杜門又得時得地,旺相帶三奇,則可能是保密機關或軍隊員警部門的官吏。

“死門得奇,職在司刑”,如果日干臨死門,死門又旺相得三奇,則可能是負責刑法的官員,如法院、檢察院、司法廳、監獄、勞改局的官員。

古文第八段:

分佈八門,星神奇儀。合局者,豪富豪貴,失局者,下等平人。

開門、心星皆是金,稍有氣,醫蔔星相;若值死囚,手藝辛勤。

休門、天蓬同是水,稍有氣,兵弁役吏;值死囚,軍卒賊人。

生門、天任是土宿,得地者,田地富足;若失時,庸工耕耘。

傷門、天沖皆為木,稍有氣,兵役之首;值死休,馬後相奔。

杜門、天輔亦是木,稍有氣,乃是寒儒;值墓絕,僧道山林。

景門、天英為火宿,稍有氣,行行威烈之表;全失局,冶煉勞碌之人。

死門、天芮俱是土,稍有氣,趙魏家長;值墓空,孤窮之人。

驚門、天柱同屬金,稍有氣,幕賓教授;若失令,說唱巫祝之人。

解說:

上邊兩段分別從九星、八門的不同角度,講述了得三奇、得吉格、得吉神又旺相得令得地的日干,必然是社會上等人物。從這裡即可看出,所謂九星的吉凶、八門的吉凶只是相對的,不同五行的九星主要代表了一個人的先天素質不同,不同五行的八門主要代表了一個人在社會上所從事職業的不同。這第八段古文,主要講失局失令的日干,中、下等平民百姓的不同命運。因為旺相得令、得奇、得吉格、吉神,完全合局的人畢竟是少數,大量的是中等和下等的平民百姓。

“分佈八門,星神奇儀”,這是說,每一個人所遇到的星、門、奇、儀、格局、八神及其旺相休囚絕不相同。

“合局者,豪富豪貴”,只有完全合局的人,才能成為豪富豪貴的上流社會人物。

“失局者,下等平人”,如果不能形成全好的格局,自然就成為社會中等或下等的平民老百姓了。

“開門、心星皆是金,稍有氣,醫蔔星相”,是說一個人的日干臨著開門吉門或天心星吉星,但不得奇、不得吉格,只要開門、天心星稍微有氣,比如在五行旺、相、休、囚、死這五種狀態中處於休的狀態,或按五行寄生十二宮來分,處於衰病或胎養狀態,則可能從事醫蔔星相腦力勞動,成為一般的醫生、相士、占卜者。

“若值死囚,手藝辛勤”,如果開門或開心星處於死、囚、墓、絕狀態,則可能成為靠耍手藝辛勤操勞的體力勞動者。從這裡就可以看出,開門既代表官職,也代表工作,不得地不得令,又不得三奇、吉格,也當不了官。

“休門、天蓬同是水,稍有氣,兵弁役吏”,是說休門、天蓬星在五行上都屬水,在失局的前提下(即不旺相,又不得奇、得吉格),只要稍微有氣,比如處在休或衰、病、胎、養狀態,則可能在軍隊上當個排長、班長,或在官府中當個衙役差吏,在現代社會就可能當個科長、公務員。

“值死囚,軍卒賊人”,如果休門或天蓬星處在死、囚、墓、絕狀態,則可能只是一般的士兵甚至淪為小偷盜賊。

“生門、天任是土宿,得地者,田地富足”,是說,生門和天任星五行都屬土,雖然失局又不旺相,但如果處在休或衰、病、胎、養狀態,也會有一定的田地,通過勞動,自給自足。

“若失時,庸工耕耘”,如是處於死、囚、墓、絕狀態,則只能靠給別人打工、出賣勞動力為生。

“傷門、天沖皆為木,稍有氣,兵役之首”,是說,傷門和天沖星五行皆屬木,雖然失局又不旺相,但如果處在休或衰、病、胎、養狀態,也會在部隊中當個小頭頭,或在差役中當個領班。

“值死休,馬後相奔”,如果處在死、囚、墓、絕狀態,則只能當個一般士兵或普通差役,跟在騎馬首領的後邊奔跑。

“杜門、天輔亦是木,稍有氣,乃是寒儒”,是說,杜門和天輔在五行上也屬於木,雖然失局又不旺相,但如果處在休或衰、病、胎、養狀態,則可能是一位清貧的知識份子。

“值墓絕,僧道山林”,如果處在死、囚、墓、絕狀態,則可能是歸隱山林之中的和尚或道士了。

“景門、天英為火宿,稍有氣,行行威烈之表”,是說,景門和天英在五行上都屬火,雖然失局不旺相,但如果處在休或衰、病、胎、養這種稍微有氣的狀態下,則在文化科技等與火有關的事業上也會有一定成績,立足於社會之中也會有一定的風度氣魄。

“全失局,冶煉勞碌之人”,如果完全失局,處在死、囚、墓、絕狀態,則只能是從事冶煉等與火有關行業的體力勞動者。

“死門、天芮俱是土,稍有氣,趙魏家長”,是說,死門和天芮星五行都屬土,雖然失局不旺相,但如果處在休或衰、病、胎、養等稍有氣的狀態下,也會成為像趙魏那樣的大家族。

“天心原是六白,得地者,才華國柱”,是說,按”紫白飛星說”,天心星屬六白,如果日干合局,天心星又旺相得地得時,則此人可能是才華橫溢的國家棟樑之材。

“若空墓,九流相尋”,如果天心星處於囚、廢甚至逢空入墓狀態,則此人只能到醫、蔔、星、相等走江湖賣藝的九流人物中去尋找了。

“值墓空,孤窮之人”,如果處在死、囚、墓、絕又空亡的狀態,則只能是孤獨無依的窮困老百姓。

“驚門、天柱同屬金,稍有氣,幕賓教授”,是說,驚門、天柱星都在五行上屆金,稍微有氣,還可能成為為首長出謀劃策的幕僚賓客或設帳授徒的教書先生。

“若失令,說唱巫祝之人”,如果完全失令,處在死、囚、墓、絕狀態,則只能成為說唱賣藝之人或在民間為百姓算命禳災的巫婆神漢。

古文第九段:

八門辨別旺相,再論九星。

天蓬乘時,邊疆之將;失地利,軍卒賊人。

天任得地,田土僕馬之福;受克,農圃辛苦之人。

天沖有氣者武貴,背時者車船江湖之流。

天輔為文昌,得氣者文雅仕官;失地利,僧道畫工。

天英火司南離,乘權者必主文明;背時者,貪暴昏庸。

天芮本是黑星,得天時,性惡霸道;失天時,奴隸庸工。

七赤天柱位鎮西垣,有氣者,舌辯當世;被沖克,優伎樂工。

天心原是六白,得地者,才華國柱;若空墓,九流相尋。

解說:

這一段又進一步從九星角度講,一個人所臨九星不同,即秉賦不同,會在社會上從事不同的行業;九星的旺相休囚不同,在本行業中所處的社會地位又會高低不同、層次不同。

“八門辨別旺相,再論九星”,是說,不僅對八門要辨別其旺相休囚死,對九星也必須分析其旺相休囚廢。

“天蓬乘時,邊疆之將”,是說,一個人的日干臨天蓬星,同時又有吉門、吉格或得奇,總之,前提必須是合局(下邊講的其它星,也應該如此,只不過在這裡省略了這些前提),天蓬星又旺相得時得地,該人可能是鎮守邊疆的將官。

“失地利,軍卒賊人”,也是說在失局又失地利、處於囚、廢的狀態下,可能只是一般的士兵或靠偷竊為生的賊人。

“天任得地,田土僕馬之福”,是說,日干合局,天任星又旺相得時得地(落宮旺相為得地,月令旺相為得時),則此人必然廣有田莊錢財,既有僕人伺候,又有車馬乘坐。

“受克,農圃辛苦之人”,如果日干失局,天任星又處於囚、廢狀態,則此人只能是在農田辛苦勞動的體力勞動者。

“天沖有氣者武貴”,是說,日干合局,所臨天沖星又旺相得時得地,則此人可能是軍隊武裝部門有權勢有地位的人。

“背時者,車船江湖之流”,如果日干失局,所臨天沖星又處在囚、廢狀況,則此人可能只是個車夫、司機或搖船的艄公。

“天輔為文昌,得氣者文雅仕官”,是說,日干合局,所臨天輔星為文昌星,天輔星旺相得時得地,則此人可能成為風流儒雅的文職官員。

“失地利,僧道畫工”,如果天輔星處於囚、廢失時失地的狀態,則此人只能成為出家的和尚、道士或靠繪畫賣藝為生的勞動者。

“天英火司南離,乘權者必主文明”,是說,日干合局,所臨天英星屬火,負責南方離卦的方位,如果天英星旺相得時得地,則此人必然在文化科技事業上有成就,聞名於世。

“背時者,貪暴昏庸”,如果天英星不得時不得地,處於囚、廢狀態,則此人性格可能貪暴昏庸。

“天芮本是黑星,得天時,性惡霸道”,是說,按”紫白飛星學說”,天芮星屬於二黑星,如果旺相得時得地,則此人必然性惡霸道。這和第六段中所講”天芮不可得地,逢奇門曹董之流”完全一致,可以相互印證。

“失天時,牧隸庸工”,是說,如果日干失局,所臨天芮星又處於囚、廢狀況,則此人只能給人當奴隸或者靠打工、牧羊、放牛、出賣勞動力為生。

“七赤天柱位鎮西垣,有氣者,舌辯當世”,是說,按”紫白飛星說”,天柱星為七赤,位居正西方,如果日干合局,天柱星又旺相得時得地,則此人可能成為朝中的言官或外交家、演說家、聞名於世的律師、歌唱家等。

“被沖克,優伎樂工”,如果天柱星失時失地、處於囚、廢狀態,則此人可能只是街頭說書唱戲吹拉彈唱之人。

“天心原是六白,得地者,才華國柱”,是說,按”紫白飛星說”,天心星屬六白,如果日干合局,天心星又旺相得地得時,則此人可能是才華橫溢的國家棟樑之材。

“若空墓,九流相尋”,如果天心星處於囚、廢甚至逢空入墓狀態,則此人只能到醫、蔔、星、相等走江湖賣藝的九流人物中去尋找了。

古文第十段:

青龍返首,鼇頭獨立。飛鳥跌穴,富貴成名。

青龍轉光,邑長縣令。戊加丁奇,富貴榮耀。

白虎倡狂,凶頑之輩。

青龍逃走,懦弱之人,更主因妻成敗,而且駝背駝身。

朱雀投江,刀筆書吏;

媵蛇夭矯,毒心小人;失時者目盲耳聵,乘氣者火焚傷身。

太白入熒者,進,主先貧後富;熒入白者,退,主家業蕭條。

庚加戊,戊加庚,多成多敗,此地不比他地。

飛幹伏幹,此人不比他人。

太白同宮,兄弟雷攻。

太白逢星,妻室常病。

星逢太白,惟薄醜聲。

大格者,萍跡四海;小格者,暫時清貧。

年月日時四格,即六親而推去,看是何宮測驗,而為悖戾無禮相從,推及父母兄弟妻子賢否,可以詳明。

解說:

這一段又從奇門格局的角度講如何預測人生的命運。

“青龍返首,鱉頭獨立”,是說,一個人的日干如果逢上”戊+丙”龍回首的吉格,又得吉星、吉門、吉神,又得時得令,在舊社會科舉考試中就會金榜題名,”學而優則仕”,在現代社會,也會考取高等學歷,出人頭地。

“飛鳥跌穴,富貴成名”,如果逢上”丙+戊”鳥跌穴的吉格,其它方面又合局,則此人一生不僅富貴而且會有名望、名氣。

“青龍轉光,邑長縣令”,如果一個人逢上”丁+戊”青龍轉光的吉格,其它方面又合局,則可能成為鎮長、鄉長、縣長一級的官吏。

“戊+丁奇,富貴榮耀”,同樣遇到”戊+丁”青龍耀明的吉格,其它方面又合局,也會既富貴又榮耀。

“白虎倡狂,凶頑之輩”,如果一個人逢上”辛+乙”白虎倡狂的凶格,說明此人既兇狠又頑固,不是個善良之輩。

“青龍逃走,懦弱之人”,如果一個人遇上”乙+辛”龍逃走的格局,則可能是個膽小怕事、性格軟弱的人。

“更主因妻成敗,而且駝背駝身”,這是接著上句說的,即如果一個男人逢上”乙+辛”的格局,本來乙、庚合為夫妻,乙為妻為陰,庚為夫為陽。現在男人成了乙奇,性格懦弱如同女人,必在家中陰陽顛倒,妻子反倒成為陽為主,在家中主事,所以必然會”因妻成敗”,做什麼事無論成功、失敗都取決於妻子。由於這樣的男人怕老婆,凡事不敢做主,直不起腰杆,因而久而久之,在形體上也會出現駝背駝身的狀態。

“朱雀投江,刀筆書吏”,如果一個人的日干出現”丁+癸”雀投江的格局,因為此格主官司是非,所以此人就可能是整天與官非打交道的師爺、書辦,現代社會就可能是法官、審判員、調解員一類的人物。

“騰蛇天矯,毒心小人”,如果遇上”癸+丁”蛇天矯的凶格,則可能是心底貪毒的小人。

“失時者目盲耳聵,乘氣者火焚傷身”,這是接著上二句講的,就是說,如果”丁+癸、癸+丁”的格局處於死、墓、絕的狀態,丁+癸者可能出現眼睛不好,諸如近視、散光、青光眼、白內障甚至看不見東西的狀況(因丁又代表眼睛,受到癸水的沖克,自然會出現毛病);癸+丁者則可能出現耳朵不好,諸如耳聾、耳背的狀況。如果”丁+癸””癸+丁”的格局處於特別旺相的狀態,還要防止出現火災、水災等損傷身體的災害。

“太白入熒者,進,主先貧後富”,是說,如果日干逢上”庚+丙”白入熒的格局,此格又叫”賊必來”格,為客有利,為主破財,只要積極主動去謀事,會先貧後富,逐步改變貧窮的狀態,富裕起來。

“熒入白者,退,主家業蕭條”,是說如果日干逢上”丙+庚”熒入白的格局,此格又叫”賊必退”格,如果,日干丙不積極主動謀事,採取消極退讓的態度,則必然敗家破財,家業一步步蕭條衰落下來。

“庚加戊,戊加庚,多成多敗,此地不比他地”,是說,如果日干遇上庚+戊或戊+庚這樣值符伏宮或值符飛宮的格局,由於甲與庚是一對主要矛盾,二者既相克又相沖,甲旺相當令時,自然能反沖克庚,庚旺相當令時,自然能沖克甲,甲子戊又主錢財,所以必然呈現多成多敗反復較量的鬥爭局面。為了避免這種狀況出現,只好避開主要對手,換個地方去經營。

“飛幹伏幹,此人不比他人”,是說,如果出現日干加庚,或庚加日干這樣飛幹、伏幹的格局,由於日干受阻,遇上了剋星,如果庚是合作夥伴,則必須將此人撤換掉才行。

“太白同宮,兄弟雷攻”,這是說,如果天地盤都是庚,因為天盤為客,地盤為主,必然主客相鬥,兄弟、姐妹、同行、同事、合作夥伴之間相互攻擊,爭鬥不止。

“太白逢星,妻室常病”,是說庚+乙或者乙+庚,因乙奇為妻子受到庚的刑克,必然經常鬧病。

“星逢太白,惟薄醜聲”,是說丁+庚或庚+丁,因丁奇為玉女,為第三者女人,無論是第三者女人丁奇主動追求有婦之夫庚,還是有婦之夫庚主動追求第三者女人丁奇,都會破壞一夫一妻制家庭的穩定,造成婚外戀等醜事,使家中名聲不好。

“大格者,萍跡四海”,是說,一個人如果出現”庚+癸”的大格,由於寅申相沖,則可能一生漂泊不定,四海為家。

“小格者,暫時清貧”,如果一個人呈現”庚+壬”的小格,因為庚+壬為二陽相斥的凶格,故可能暫時清貧;但庚+壬又為移蕩格,主流動、變動,如果能夠審時度勢,及時改變自己的處境,經過奮鬥,也會改變清貧的狀況,富裕起來。

“年月日時四格,即六親而推去,看是何宮測驗,而為悖戾無禮相從,推及父母兄弟妻子賢否,可以詳明”,這是說,在奇門格局中根據年、月、日、時落宮,以六親來推斷,即年幹代表父母、月幹代表兄弟姐妹、日干代表本人、時幹代表子女,看庚落在哪一宮而形成了庚格,或年格或月格或日格或時格,由於庚是一個阻隔凶神,悖戾無禮,從而就可以分析斷定父母、兄妹、妻妾、子女中是哪一個賢慧、哪一個不肖,等等情況,都可以明瞭。

古文第十一段:

辛為天獄,壬為地牢,主低下之品,更主抑鬱難伸。

癸為天網,須看高低,高者化為華蓋,可推貴格;低者天網纏身,寂寂孤貧。

且忌玉女守門,妻隨人行。乙丁妻妾,看是誰親誰疏。

乙奇入墓,妻不生子。丁乙同宮,另續相親。

乙奇在上,妻妾和諧;丁在乙上,妾幸夫心。

解說:

這一段進一步講一些特殊格局。

“辛為天獄,壬為地牢,主低下之品,更主抑鬱難伸”,是說,甲午辛是個犯錯誤、犯罪、主牢獄之災的符號,甲辰壬為凶蛇為地牢,也是個與牢獄之災有關的符號,如果日干加壬或壬加日干,日干加辛或辛加日干,甚至日干就是壬+辛或辛+壬的格局,再加上凶星、凶門、凶神,輕者就容易犯錯誤、受處分,重者觸犯刑律坐牢,一輩子受壓抑、心中鬱悶,難有抬頭做人、揚眉吐氣的日子。

“癸為天網,須看高低,高者化為華蓋,可推貴格;低者天網纏身,寂寂孤貧”,這段話是說,在奇門格局中,癸這個符號代表天網,如果癸加日干、日干加癸,特別是出現癸+癸的格局,就必須分辨高低,落入六、七、八、九宮為網高,再結合星、門、神的吉凶與旺相,如果臨吉星、吉門、吉神又旺相,則天網就化為華蓋了,此人也可成為上流社會的富貴人物;如果這種格局落入一、二、三、四宮,則為網低,再加上凶星、凶門、凶神與死、囚、墓、絕狀態,自然此人就成為一生默默無聞、孤獨貧窮的下等平民百姓了。

“且忌玉女守門,妻隨人行”,是說,玉女守門雖然是吉格,利於婚姻喜慶之事,但如果,在終身局中出現這種格局,就容易出現男主人的小妾(丁)紅杏出牆、跟其它男子私通、私奔的現象。現代社會是一夫一妻制,不允許有二房三房妻妾,但也有”包二奶”、”養情人”、”小蜜”等情況,可變通判斷。

“乙丁妻妾,看是誰親誰疏,乙奇人墓,妻不生子。丁乙同宮,另續相親。乙奇在上,妻妾和諧;丁在乙上,妾幸夫心”,這段話仍然是針對舊社會一夫多妻制的婚姻狀況來講的。意思是說,乙為妻,丁為妾,看丈夫對誰親近,對誰疏遠,必須看二者落宮格局,特別是主客關係。如果乙奇落幹6宮人戌墓,則妻不生子,自然難討丈夫歡心。如果丁與乙同宮,必然會再續娶小老婆。如果乙奇在天盤、丁奇在地盤,必然家中由妻子主事,小妾聽從妻子的指揮,所以能夠妻妾和諧相處。如果,丁奇在天盤、乙奇在地盤,則必然是小妾受到丈夫的寵愛,在家中說了算。

古文第十二段:

諸格忌落空亡,吉者減昌而苦者更苦。若臨墓絕之地,無告窮民。

八門推來最怕反吟,伏吟亦是凶神。

五行配合斯理,取用在乎一心。余不盡言,惟應用者悟之。

解說:

這一段是對全文的總結。

“諸格忌落空亡,吉者減昌而苦者更苦”,這是說,以上所講的各種格局,無論古格、凶格,都忌諱空亡。如果是吉格逢空亡,那麼吉的程度就減少了;而如果是凶格逢空亡,不僅凶的程度不減,反而會更加凶苦,道理是空亡為孤地,本身就不吉利,所以苦者更苦。

“若臨墓絕之地,無告窮民”,這句話是接著上邊講的,即如果日干逢凶格,落空亡,又臨墓絕之地,則此人就可能是沒有出路、無人幫助的窮苦老百姓。

“八門推來最怕反吟,伏吟亦是凶神”,是說,八門代表人事,人生命運格局如果出現八門反吟的格局,必然會不順,會反常,會一生起伏大,不平靜。如果出現伏吟的格局,也主凶,一生坎坷沉淪,難有大的發展。

“五行配合斯理,取用在乎一心”,這是講,總之,要用陰陽五行生克制化的古典哲學,來理解、靈活運用以上講的這些道理,如何取用神,如何分析判斷,完全在於你自己的心靈,在於你對這些道理的融會貫通。

“餘不盡言,惟應用者悟之”,其餘的就不講了,只有靠學習、運用奇門遁甲預測術的人自己在實踐中去體會去領悟了。

 3,141 Posts 0 Comments 90911 View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