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50411a
未分類

2015 生肖 屬羊bb 肖羊bb , 命運到底好不好?

bb50411a

按 照民俗觀念,生肖不僅決定人的性格,還決定人的命運。比如,人們通常認為屬龍屬虎的人命好;屬蛇人具有不可思議的聰明智慧,也不錯;屬雞屬猴就不那麼好 了;而屬羊簡直令人恐懼,因為民間有“屬羊人命不好”、“十羊九不全”的說法。民間還認為,就是同一個生肖的人,也會因出生年份的不同而有不同的命運。這 些說法流行千百年,不妨稱之為生肖決定命運說。

 

1.羊年生孩子的恐懼:生肖歧視

在生肖決定命運的說法中,流行最廣、影響最大的是“屬羊人命不好”、“十羊九不全”,這種說法帶來的社會問題也最多最嚴重。

2002 年,農曆壬午,是馬年,下一年就是羊年了。為了使孩子搭上馬年出生的末班車,哈爾濱市許多准媽媽紛紛調整自己的生育方案。黑龍江省醫院婦產科的數據顯示, 馬年1~6月間,每天到該院就醫的孕婦平均70人,較蛇年同期有較大幅度上漲,而這些孕婦的預產期多在陰曆馬年的12月底。據醫生們介紹,有許多預產期在 羊年正月的准媽媽,要求醫生在羊年到來之前為她們施行剖腹產手術。哈爾濱市其他幾家大醫院的情況也大致如此。據了解,馬年1~6月,哈爾濱醫大一院婦產 科,平均日接待孕婦三十多人;哈爾濱醫大二院婦產科,平均日接待孕婦15人,分別比去年同期增加40%和30%。

 

這種“扎堆兒”生孩子的現象,使醫院裡的床位一時陷入嚴重緊張。直到馬年的最後一天,絕大多數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準備歡度春節了,各地婦產科的醫生們仍在做剖腹產手術,以至有的醫生不無報怨地說:“真是累死了,一天做了這麼多剖腹產手術。”

2003 年,農曆癸未,人們避之唯恐不及的羊年終於到來了。由於擔心屬羊命不好,上海不少孕婦紛紛將生產日期推到猴年。登記猴年春節後分娩的准媽媽每天有三十餘 人,而羊年平均每天出生的寶寶只有20名。有記者綜合上海市各醫院婦產科信息,得知上海市平均每年出生的嬰兒約為8萬人,預計猴年會比羊年同期多出生 2000人。

 

石庄市第四醫院是當地婦產專科醫院,每年新生嬰兒數量佔全市近一半,可以作為全市生育情況的一個“晴雨表”。2003年1~10月份,該醫院新生嬰兒2218人,比上年減少1447人,只佔上年同期的60.5%。

 

每 到羊年,全國就會突然形成人口生育的低谷,屆時婦嬰醫院裡冷冷清清,醫療人員和設備在相當程度上處於閑置狀態;而在羊年前後,則會形成人為的生育高峰。在 全國範圍內,許多家庭竭力避免在羊年生育,一旦在羊年懷了孕,大約有二到三成的孩子會被打胎。這已經不是生育高峰和低谷的問題,而是無理剝奪子女出生權的 問題了。我國個別地方,羊年懷上的女孩子都要做掉,所以一個村中連一個屬羊的女孩也找不到。

 

“屬羊人命不好”的說法帶來的問題是多方面的,有些問 題要到多年以後才能表現出來。首先,儘管剖腹生產的危險性並不是很大,但畢竟是一次手術,而不足月的孩子會有很多併發症,肯定影響母子的身體健康。如果沒 有十分的必要,為什麼不等到足月生產呢?其次,由於羊年人口出生率的驟然下降,和羊年前後孩子出生的過分集中,將來難免出現一談到這裡,屬羊人的命到底好 不好的問題就無可迴避了。由於在種種有關生肖決定命運的說法中,這個說法流傳最廣、影響最大,只有把這個問題說清楚,生肖決定命運的說法才能徹底破除。

其 實這個問題早已引起了人們的注意,也很想打破這種迷信。遺憾的是一些人在駁斥“屬羊人命不好”說法的時候,反覆強調屬羊人的命運有多麼好。某市電視台針對 羊年之前扎堆生孩子的現象,在婦嬰醫院現場直播的一個節目,題目就叫《寶寶屬羊好》。他們似乎不知道,說屬羊人命好或不好,性質是一樣的,不可能達到否定 對立觀點的目的,因為好和不好是互相依存、相對而言的。

有人甚至用連自己都不會相信的理由,來論證屬羊人命運之好。如說“‘羊大’為‘美’”、 “三羊(陽)開泰”、“‘羊’字通‘祥’,為祥和之義”,等等。他們似乎不知道,“羊”通假的“祥”字,是徵兆的意思,而不是祥和的意思,它同樣可以用為 “災祥”、“妖祥”之“祥”。況且“‘羊大’為‘美’”,“羊工”卻為“差”;“三羊(陽)開泰”,三個“羊”字所組成的“羴”,卻是“膻”的異體字。這 些回答明顯只圖應付,不問是非,甚至含有愚民的用意,因而既說不清問題,又很不應該。

要想真正破除迷信,必須心懷坦誠,實事求是,必須用事實說話。這裡先講一件史實。

宋朝頗有幾位屬羊的皇帝和皇后,宋孝宗趙昚就是其中的一個。他不是宋高宗趙構的兒子,也不是趙構這一脈,而是宋太祖趙匡胤的後代。但趙構鄭重地選他做皇太子,還退位稱太上皇,將皇位傳給他,說明高宗對他寄予厚望,而他則非常幸運。

趙昚能當上南宋皇帝,與吳皇後有很大關係。趙昚是吳皇后養大的,吳皇后對他視同己出。趙昚被封為普安王后,吳皇后曾對高宗皇帝說:“普安有天日之表。”因為吳皇后的推崇,高宗才下定立趙昚為太子和傳位給他的決心。

吳皇后不僅對趙昚繼位起了重大作用,還曾垂簾宣示宋光宗立趙擴為帝 的手詔,是一位影響了宋代歷史的女性。但這樣一位女性也屬羊。

世人不是說“屬羊人命不好”嗎?趙昚和趙吳皇后的故事說明,屬羊人的命運,也可能非常之好。

其 實,屬羊而命運甚好的例子,多得不勝枚舉。記者高風先生曾在《新華網》上,列舉過最近一百多年來的成功屬羊人,其中既有生於上個世紀之初的“老羊”,也有 活躍在各行各業的“中年羊”,還有生於1967、1979年的“小羊羔”;既有黨政軍界的高級領導人,也有不少中外知名的科學家、藝術家和體育健兒。如原 中國佛教協會會長、著名詩人和書法家趙朴初,擔任過新華社社長、《人民日報》總編輯、廣播電視部部長等職的吳冷西,榮獲中國首屆“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的 吳文俊,冶金學家徐采棟,物理化學家梁敬魁,榮獲梅花獎、金雞獎、華表獎等多個獎項的女演員奚美娟,圍棋九段棋手俞斌,原國家女籃主力中鋒鄭海霞,等等。

 

被評為省級首屆社會科學優秀青年專家、專業技術拔尖人才的社會學家梁勇,以《我不是一個特例》為題向世人聲明:

 

我不是一個屬羊的特例,而是屬羊者中靠自信戰勝迷信的成功實例之一。我相信,古今中外,有成千上萬屬羊的成功實例。這千萬個成功的實例就是屬羊的群體的成功證據。我們屬羊,我們成功地屬羊。我們的父母讓我們成為成功的屬羊者,我自豪。

 

梁 勇先生的話激情洋溢,充滿自豪感,替千千萬萬屬羊人說出了鬱積已久的憤懣和不平,是值得稱道的。不過所謂“屬羊人命不好”,在很大程度上是指“十羊九不 全”,即六親不全,多鰥寡孤獨,尤其容易在婚戀上陷入困境,而事業上的成功,並不意味着親情生活沒有欠缺。所以要講清道理,還須從屬羊人的婚戀和家庭生活 入手,尤其應該注意那些屬羊的女人。

 

梁勇先生的聲明,載於互聯網2002年8月的《屬羊人的幸福生活》一文。文章的作者顯然注意到了這個問題,所以記錄了幾位屬羊女人對自己婚戀和家庭生活的自述。其中一位名叫鄭敏的退休女教師說:

 

我 1931年生在正定城裡。可能是因為在我之前的兩個姐姐都沒了的緣故,儘管是個女兒,父母還是挺看重我的,不但沒嫌我是個女兒,還讓我上學識字,一直上到 女子中學畢業。說真的,儘管當時人們已開始接受新思潮,但女孩上學的還是很少。所以我從石家莊女子中學畢業后,就能算得上是個知識分子了。至於我的屬相問 題,父母並不在意,可能與父母長期在外做生意有關,沒有那麼多封建迷信思想。老伴長我兩歲,因為兩家住的很近,上學又在一個學校,只是他在男生部,我在女 生部。我們從小就認識,可算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1947年我中學畢業后便參加了解放軍,並且到了一個保密單位,在以後的幾年裡便與外界失去了 一切聯繫,與老伴更是音信皆無。幾年後父親病重將逝,我回家探親,再次遇到了現在的老伴兒。數年來,我一直相信能再次見到他。老伴兒畢業后也去了部隊,這 次是回來接新兵的。以後的事便順理成章了,1949年我們結了婚,1951年,我們的第一個兒子出生。我們也先後轉到了地方工作,我當老師,他當會計。我 和老伴不離不棄地過了幾十年。和同時代的人一樣經歷了“三反五反”、“文革”等各種運動,尤其在“文革”中,老伴兒受到了衝擊。那時候很多夫妻反目,父子 成仇,可我始終相信他不會做對不起自己和家裡、自絕於黨的事兒……

 

據這篇文章介紹,鄭老師老兩口的身體很硬朗,三個兒子兒媳都很孝順,老兩口正安享子孫滿堂的快樂晚年。

 

同一篇文章還刊載了女公務員張華霞的自述:

我1955年出生,一直很順利。只是1974年高中畢業后不讓考大學,讓下鄉。在鄉下當了兩年老師后回了城,進了市一宮(原文如此,不知是否有誤——引者),多年來在單位里還算個中層幹部。

 

要 說這輩子最大的遺憾,就是沒能上大學。這與大時代的政策有關。我這個“羊”的婚姻生活更是好得沒得說。我們那一批人屬羊的很多,當時的確有不少同學都改了 歲數,就是怕說自己屬羊不好談對象。可我一直不肯改。談對象時,的確有人嫌我這一點,可我不在乎,我覺得那是他們沒福氣。後來遇到我愛人,小夥子一米八幾 的個兒,長的挺帥,我們倆一下子就看對眼兒了。當時還真有不少人對我這個屬羊的能找到這麼好一個對象感到詫異呢!二十多年過去了,親戚朋友都特別羨慕我 們,說兒子都轉業回來了,可你們的感情怎麼還跟談戀愛時那麼好?

 

其實我們家還有好幾個“羊”:我爸爸屬羊,今年八十多歲了,身體還倍兒棒,子孫滿 堂;我侄女和侄子都屬羊,23歲了,可人家不也挺好,侄女北京科大畢業后直接被民政部要走了,侄子高中畢業去了新加坡,現在在英國讀大學。從我們家的情況 就能看出來,什麼“屬羊命不好”的說法,純屬瞎說八道。

 

兩位女士的現身說法,對“十羊九不全”說法的反駁是很有力量的,但是焉知兩位女士不在“十羊九不全”中的“一”之列?所以事實雖然勝於雄辯,卻不能單靠實例,還須用統計數字來服人,這樣才不會留下任何餘地。

 

筆者曾經試圖利用互聯網搞一下這方面的調查,後來放棄了,原因是怕參與調查的人對屬羊人的命運有偏見。與己無關的事情,或覺不出痛癢的事情,人們一般是不會參與的,所以出現這種偏差的可能性很大。如果真的出現這種偏差,那問題就大了,筆者將會誤導讀者。

 

其 實這種檢驗並不是非權威部門和專家學者不可,只要把自己和身邊朋友里屬羊人扳着指頭數一遍即可。誰身邊都有一些屬羊人,驗證起來很容易,何必憑着道聽途說 而人云亦云呢?不過在做這種檢驗的時候,一定要注意兩點:第一,千萬不要有意無意地選擇那些六親不全者。人在探討一個問題的時候,難免會有先入為主之見, 更難免在潛意識中為這種先入為主之見所誘導。即使沒有先入為主之見,也很容易漏掉“全和”羊,入選不“全和”羊,因為負面的、非常的事物更容易進入人們的 視野。第二,統計的範圍不可過小,以免偶然性太大。最好能超出自己的生活小圈子,以保證調查結果的客觀性。

 

(****轉載自內地網絡報道:)

 3,217 Posts 0 Comments 777273 Views

發表迴響